再造一个“诗画乡村”


远山含黛,近水淙淙。临近年关,走进北京市门头沟区妙峰山镇水峪嘴村,柏油马路宽敞干净,两层小楼红瓦黄墙、整齐排列,连绵的墙画引人入胜……很难想象,就在半年前,这个有着“京西古道第一村”美誉的村子遭遇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

“当时最严重的时候,水淹到了这个位置。”水峪嘴村党支部书记胡凤才指着一面院墙上3.4米高的标识牌介绍,受永定河洪水与山洪的双重夹击,村里水电气网全部中断,房屋、道路等基础设施和村集体产业均遭受重创,“我们一砖一瓦奋斗了20多年,一夜之间几乎全毁了。”

“之所以能快速恢复重建,离不开村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胡凤才说,灾后,村党支部不等不靠,第一时间动员组织党员群众和各方救援力量,昼夜不停地努力,率先实现通路、通电、通水、通气、通讯,以及受灾房屋的清淤和公共设施的修缮,保障了受灾群众温暖过冬。

“婶儿,提前给您拜年了。”推开村民张子满家的门,胡凤才朗声和老人打招呼。客厅里墙壁雪白、地板平整,收拾得一尘不染,老人正坐在沙发上陪小孙子玩耍。“如果不是胡书记这些年带着大家创业,我们不可能从山上搬下来,这回肯定没命了。”提到这场水害,老人虽然后怕,却心怀感恩,“我们领到了补贴,重新装修了房子,这不,跟新房一个样,过年也踏实,知足了!”

这是灾后水峪嘴村的第一个春节。“确保受灾群众安全度过这个春节,会很大程度上消除村民的心理阴影,重建生活的信心。”尽管头天晚上才开了党员大会安排节前安全检查,胡凤才还是会去受灾村民家里察看。

来到村民唐金玲家,洪灾的水渍还留在墙上,大红的中国结却年味浓浓。胡凤才打过招呼,就穿过客厅,走进楼梯间,检查壁挂炉上的各项指标。由于丈夫和儿子都生病居家,温暖过冬是唐金玲最大的企盼。“村里补贴了一部分,装上壁挂炉,我就不怕了。胡书记和我约好了,等春暖花开,我们把房子再装修一下,生活要往前看!”唐金玲笑着说。

唐金玲是村办企业柿利康食品公司的会计,复工复产在即也是她笑对生活的动力源。

跟随她来到食品公司,簇新的厂房分布着无菌室、化验室、冷库等,工人正试产第一批冰激凌,奶香浓郁。“设备都到位了,就等食品许可证申请下来,春节后应该就能投产!”公司负责人卢振山欢喜地向胡凤才报告。水灾后,厂子受损严重,卢振山一度怀疑重建的意义,“有书记给我们打气,跑前跑后解决问题,我们才有信心重新干起来。”

既要安居,更要乐业。每天去几个村集体产业督促进度,是胡凤才的例行任务。

驱车来到京西古道景区,游客稀少。古道博物馆里空空荡荡,停车场上停放着一辆严重变形的观光车,让人不禁想象到山洪的残酷。胡凤才感慨:“我们连续干了两个月,才把淤泥清理干净,古道虽然恢复了,但人气还不行。”他急切地嘱咐景区负责人胡全国:“博物馆的展陈升级改造方案已经完成,马上要招投标装修。其他景点你们也统筹起来,尽快恢复,咱们争取把景区从3A级提升成4A级。”

在胡凤才的工作日志上,“年终结算”“资金压力”等字眼不断出现,但这位“当家人”的步子却一直停不下来。村党支部组织委员莫宝凤介绍,灾后胡凤才不去避险点,坚守村里抢险、谋划重建家园,人晒得黝黑,瘦了30多斤。胡凤才家也被淹了,他却把自己家列入安全房屋名单。“村干部不带头,房屋定损工作推不下去。”胡凤才说起缘由。

让胡凤才欣慰的是,最近,水峪嘴村入选北京市“百千工程”乡村振兴示范村,这为村里的产业恢复和风貌提升提供了良机。“只要有我们村党支部在,乡亲们还是很有信心,相信我们能够带领大家克服困难,以恢复重建为契机,打造一个更高标准的‘诗画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