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淄博推行人才分类评价 厚植“中间人才”沃土


本报淄博讯 (通讯员 邵长龙)传统人才评价标准缺乏对各个领域的分类,重资历、重头衔、重论文,对不同类别人才“一把尺子量到底”,特别是对“草根工匠”“新兴职业群体”等“中间人才”激励不足……为解决这些人才评价中的问题,建立健全以创新能力、质量、贡献为导向的人才评价体系,山东淄博日前出台《分类推进人才评价实施办法》,提出以职业领域分类为基础实行分类分层人才评价,力求最大限度拓展人才发展空间,进一步激发各类人才创新创业创造活力。

突出共性和个性有机结合导向,避免“一刀切”。围绕新旧动能转换、乡村振兴、品质民生等重点工作,根据共通性与特殊性相结合的原则,对新经济、科技、农村实用、社会工作等9个重点领域人才的分类评价要求进行了细化,制定了科学合理、各有侧重的32类人才的分类评价要素。在共性标准方面,坚持将品德作为人才评价首要内容,对弄虚作假、学术不端、道德失范等行为实行“一票否决”;破除“唯学历、唯论文、唯奖项、唯职称”导向,坚持“凭能力、看业绩、比贡献”;坚持优化结构,提出了向青年人才、海外人才倾斜的具体举措,在市级人才工程项目评选中,40岁以下青年人才、海外人才占比原则上不低于20%。在个性要素方面,根据不同职业、不同岗位、不同层次人才特点和职责,对创新实践能力、业绩贡献作出不同判定标准,比如,在新经济领域,主要评价企业和人才影响力、项目商业模式、科技水平及创新特色等指标,更加侧重对人工智能、数字经济、网络直播、快递物流等行业人才评价标准的开发;在卫生健康领域,增设原创能力、实践能力、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置能力等评价要素,将公共卫生人才纳入医疗人才范畴进行一致性评价。

突出市场和用人主体导向,防止“外行评内行”。向用人主体放权,破除“政府评、组织评、领导评”的人才评价模式,分类施策,下放评审权限,充分发挥企业、高校、科研机构等用人单位的主体作用,提高其在人才评价中的话语权。向市场放权,注重市场对人才的反馈,将创办领办企业、取得重大技术突破、增加发明专利及推广应用等作为评价人才的重要标尺,以市场的认可度来衡量评判人才。向专业组织放权,通过行业主管部门授权、委托或购买服务等方式,大力发展人力资源服务业,引入高端猎头、人才测评等第三方专业机构,让专家选择专家,让人才选择人才,有效避免外行评价内行。位于淄博市高新区的新恒汇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为安全芯片封装以及超大规模集成电路封装提供关键引线框架材料的集成电路企业,近年来该企业从国内同行业头部企业先后引进20余名管理、技术、工艺、装备方面的行业人才,但由于该部分人才年龄段大多处于40岁左右,多数属于行业偏才,既难以界定为高端人才,又无法享受大学生待遇。淄博市高新区探索将人才评价“话语权”交给企业,为认定人才解决了住房、子女入学问题,优化了区域人才发展生态。

突出评价结果和使用导向,解决“评用脱节”。建立评价使用互融互促机制,坚持“评以适用、以用促评”,针对评价出的各领域人才,享受纳入重点人才培养库、人才服务绿色通道、“优先制”“破格制”申报人才工程等5项支持措施,探索取消在岗位聘用、确定薪酬、承担科技项目等人才使用中的限制性条件,对基层一线等特殊人才支持企业自主评价,灵活实行“定向评价、定向使用”,每2年为一个周期评选300名左右全职在企业从事技术研发、经营管理、技能操作等关键岗位的“中间人才”,市财政给予每人累计8万元支持,有效防止评用脱节。建立评价结果互通共享机制,整合优化各类重大人才工程,促进评价结果互通、评估信息共享,避免多头、频繁、重复评价人才。建立人才评价动态调整机制,实行周期评价制度,改变人才评价“一评永逸”的做法,让人才评价的标签“既能贴,还能摘”,提高人才评价运用的科学性和灵活性。

“要发挥好人才评价‘指挥棒’作用,为人才发挥作用、施展才华提供更加广阔的天地,让作出贡献的人才有成就感、获得感。”淄博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褚振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