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磊:艺术与传统文化间的展翅飞翔

2018-04-17 10:14:57来源:创响江苏

金磊•自主创业者


毕业院校:中央美术学院


创办企业:苏州金海鸥创作设计研究所


创业方向:传统民族乐器及青铜工艺 创业荣誉:苏州市自主创业者协会理事


创业感悟:传统文化正走上复兴之路,我们只是尽自己一点绵薄之力


金海鸥先生,国内顶级传统乐器制作名家,研究和制作传统乐器五十多年,全套复原战国编钟,集毕生精力专注于改进和发扬传统乐器。年过花甲之时,以其对传统工艺的深厚积淀和对青铜材料的研究,又以传统工艺成功复原战国古剑。


金磊女士,作为金海鸥先生的女儿及苏州金海鸥创作设计研究所的负责人,不仅希望继承和发扬父亲的事业。同时期望能够以传统艺术为契机,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和发扬尽一份力量。

传统音乐突围之路


现今社会,西方乐器及相关音乐理论占据着音乐领域的主流位置。事实上, 东方音乐具有自己的音乐体系,无论是乐器、乐理和音乐理念均自成体系,且具有深厚的文化积淀。中国传统乐器在音色上有先天的不足,即声音比较小。同样数量的中国传统乐器和西方乐器相比,中国乐器的声音要小的多。在同等空间,同等人数下演奏,西方乐器可以达到非常好的效果,而中国传统乐器最明显的问题就是声音太小,听不清。


于是,近年来有一些新锐的音乐人士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概念:民乐交响化,即通过对音乐厅的改造,以及近年对返听技术的研究,同时增加参演乐器的数量,来达到演奏的效果。但事实证明,这条突围之路也存在他巨大的局限性。即,你不能要求所有的音乐厅都按照民乐交响化的要求进行布置和改造。


金磊女士的观点是,与其修改外部,不如从内部突破。从根本上对我们的乐 器进行改造,使之能够达到在大型音乐厅演出的音色和效果。金磊做了一个有趣的比喻,如果是打仗,智谋固然重要,勇气必不可少,情报是关键,但我们手里的武器才是最重要的,没有手里的武器,或是手里的武器太弱,无论如何也是不能打胜仗的。那么我们就要从改良我们的武器做起。 金磊女士的父亲金海鸥先生作为国内顶尖的传统乐器大师,对这件事已经研究多年。并在诸多方面已经取得了进展和突破。


2015年,金磊女士和金海鸥先生受韩国国乐院的邀请,到韩国做交流活动。韩国在传统文化方面和中国一脉相承,被誉为韩国国琴的伽耶琴就和传统的中国乐器极为相似。伽倻琴相传是伽倻国嘉悉王仿照中国筝制成,形制与筝差不多。伽倻琴所面临的问题和中国传 统乐器面临的问题是完全一致的。 金磊一行在韩国受到了热烈的欢迎,除却好客的因素之外,究其根本是因为韩国传统音乐人同样希望改良自己的传统乐器,突出重围。而金磊女士和金海鸥先生对这方面具有多年的研究,韩国传统音乐人希望从东方乐器的发源 地中国进一步吸取精华。


最后,韩国国 乐院赠送给金海鸥先生一架伽倻琴,希 望金海鸥先生能够对伽倻琴的改造进行一些研究。 中国和韩国的传统音乐工作者都把研究重心放在了改造和复兴传统乐器方面,也许传统音乐的突围之路就在这里。

传统文化的复兴之路


在金磊看来,目前主流文化被西方文化所占据,传统文化有逐步边缘化的 趋势。但事实上,传统文化中有许多的精髓值得我们继承和发扬。而金磊和金海鸥先生也一直在做这方面的探索和努力。


音乐方面,金磊和金海鸥先生不仅对古琴等进行了研究和改良,他们对战国编钟的研究和复原应当说已经达到了极高的境界,不仅完全复制出了战国的双音编钟,甚至已经超越。古人校音,完全通过乐师的耳朵来听,人耳再灵,乐感再强,也是难免有误差的。现在金磊他们运用现代化的电子设备校音,可以将编钟音色做到分毫不差,在这方面已经超过了战国时代的水平。而对编钟的研究,让金磊和金海鸥先生对青铜器的铸造工艺有了深刻的认识和研究,这就引出了另外一段颇为神奇的故事。


前几年,中央电视台拍摄一部关于吴文化的纪录片,找到了金海鸥先生,希望金老先生能够按照传统工艺复制一把战国古剑。初闻此事,金老先生感到这已经超出了自己生平的研究领域,自己一生都在研究乐器。在经过深思熟虑后,金海鸥先生也希望通过自己多年对青铜器的研究,能够复原出一把真正的战国青铜宝剑,也算是作为一个苏州人,对吴文化的一点贡献。


于是金海鸥先生将工作地点搬到郊外,筑起熔炉,经过无数次的失败和试验,终于铸造出了一把无论从质感、色泽、花纹、外形都可以媲美湖北江陵马山出土的越王勾践剑的青铜宝剑。2010年,他们铸造的代表吴地工艺美术最高水平的“干将莫邪 剑”亮相上海世博,再次将“苏工艺术” 推向高潮!


宝剑问世之后,国内外多家博物馆 邀请金磊和金海鸥先生带宝剑去参加展 览,也有很多博物馆希望永久收藏这把青铜宝剑。但金海鸥先生将宝剑视为心 血,不忍离开左右。在金磊看来,传统乐器和用传统工 艺复原的战国宝剑不过是传统文化复兴 之路上的沧海一粟,他们也仅仅是在自 擅长的领域,用自己擅长的技术尽一点微薄之力。金磊正在用自己的一颗虔诚之心,在艺术与传统文化间尽情的飞翔。

责任编辑:zhaoyang